[妖夜綺談]企劃用-周防院鴉守 專頁

這裡是葦井希的企劃用Lofter頁面。
「妖夜綺談」企劃的圖文創作放置處(文章為主)。
第一期使用角色為「厄除-周防院鴉守」。已搭CP,含有一般向戀愛表現。
*烏鴉圖像為素材,非原創。
主噗(即時創作更新及雜談)→https://www.plurk.com/ashii613117

—— [劇情/交流文/厄除]不停歇的雨天午後【with烏羽 楝】

時間點:現在,某個雨天
地點:軍營,寢室內
交流對象:烏羽 楝(室友,准尉)

  「這雨勢,不知何時才能放晴……真想化身成鳥。」軍營臥室內,身著制服、脫掉帽子坐在桌前的鴉守望著窗外落下的雨,若有所思地低語著。

  「就算變成鳥,羽毛也是會濕掉的喔。不如找把傘吧?」一旁,同樣屬於烏鴉天狗混血的室友.烏羽 楝如此說道。

  「在下倒是不介意羽毛被淋濕,撐傘反而不太方便。」鴉守看來是不太介意感冒的樣子。接著想了一會,轉過頭詢問:「烏羽也不回去嗎?」

  「回哪?啊,你說回家嗎?」一時有點疑惑的烏羽意會到話中意圖後撥了撥那如鳥類羽毛般蓬鬆的頭髮,表示不太喜歡雨天潮濕的感覺。「沒什麼特別需要回去的事情,所以就留宿了吧。」

  「是嗎。」點了頭,鴉守從一旁矮櫃中拿出信紙準備書寫,又想到室友,而用桌上茶杯倒了熱茶後轉頭過去。「烏羽,需不需要茶?」

  「好啊,勞煩了。」烏羽從頭髮中撥出羽毛,順手就扔到窗外去。「周防院君不回去了?」在一般人看來會是非常詭異的舉動,但是此刻同樣擁有烏鴉天狗混血的兩人都很能明白,因此很自然地看待。

  於是鴉守拿出另一個乾淨杯子,先擦過再倒茶,遞過去。「請用,之後洗了再還就行。」聽見下一個問句,微皺眉、頭歪一邊:「在下覺得下雨天以這模樣外出實在不方便。」

  「聽周防院君的話,似乎是覺得烏鴉的樣子會比較方便嗎?」喝了口熱茶,烏羽露出滿足的表情,朝鴉守笑了笑。

  聽這話,鴉守沉默地想了一下。「或許是,雖然需要先恢復人型才能再回來執勤就是了。」寫。「的確羽毛濕了是有那麼點不舒服。」很有鳥類的心得。

  「只要是雨天就很麻煩啊。乾脆等雨停在出門算了。」烏羽放下茶杯,挪了個比較舒服、但相對也就不太端正的姿勢。「雖然不知道這雨會下多久就是了……」

  鴉守繼續寫。「希望不會下太久就好了。」突然想到一件事,望了窗外後又轉回頭:「今天沒有勤務?和在下談話不太有趣吧,可以不用介意。」

  「勤務……」聞言,烏羽一瞬間露出有點微妙的表情,但很快就恢復了平時的笑容。「這樣閒聊感覺很輕鬆也不錯,啊,還是我吵到周防院君了?那請當我不在吧。」乾脆躺平,閉眼休息。

  「倒也不是吵到……唔,也行。」抖眉,繼續寫。「待會寫完這封,在下會稍微出去投信一會。」

  「還在下雨呢?」烏羽閉著眼睛閒散地說。

  鴉守托下巴想了想。「真沒辦法的話就是撐傘--比較想化身鳥飛回去,不過這樣不便向軍營交代。」有點煩惱的樣子。

  「我想在雨天一隻烏鴉飛過,應該不會有太多人注意到的。」一旁的人還是閉著眼睛說。

  「不,主要是以那狀況下無法回軍營。硬要回來的話,至少還得請假幾天恢復。」交叉雙臂。

  「那就請假吧?」用非常理所當然的語氣說著。

  「……那不算是能請假的正當理由吧。」聽到對方看似稀鬆平常地說出,鴉守則是一臉糾結。一般來說,若非必要他絕不會請假。尤其是個人因素……他總覺得請假的話怪不好意思的。

  「應該勉強可以當作病假?」烏羽翻了個身,已經把眼睛張開了。「需要的話,我可以幫你做證明——」

  「證明?」聽這話很驚訝,鴉守整個轉身過去。「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對方只是笑得純良無害。

  「……」於是鴉守沉默地想了一下後--「那麼在下會盡快回來,若到時真的需要幫助就拜託了。」起身,收起信紙,往門口走過去時又向想起了什麼,回頭:「有沒有需要什麼?補給品或是能買得到的用具。」

  「目前是沒什麼需求,不必勞煩了。」烏羽撐起身體重新坐好,輕輕一揮手:「路上小心。」

  點個頭後,鴉守就此走出室內。
  (完)

评论
返回顶部
©[妖夜綺談]企劃用-周防院鴉守 專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