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綺談]企劃用-周防院鴉守 專頁

這裡是葦井希的企劃用Lofter頁面。
「妖夜綺談」企劃的圖文創作放置處(文章為主)。
第一期使用角色為「厄除-周防院鴉守」。已搭CP,含有一般向戀愛表現。
*烏鴉圖像為素材,非原創。
主噗(即時創作更新及雜談)→https://www.plurk.com/ashii613117

—— [劇情/宵闇異聞]01-女子中學的怪聲【紅路線with時雨鐮】

異聞事件概述

時間點:現在,某個夜晚
地點:聖瑪麗亞女子中學校
交流對象:厄除方/時雨鐮(上等兵)

  夜晚,在約好集合的地點--軍營門口,鴉守等待著人。這天,是和協助認路的同僚一同去調查近期發生在聖瑪麗亞女子中學的事件。
  望望四周,鴉守即使皺起眉、視野範圍內的景色和事物仍是模糊一片……因為患有夜盲症,他一向不擅長夜巡任務,才會像今天這樣約人陪同值勤。
  「長官,上等兵-時雨鐮報到。」某個略帶懦弱和軍人的一板一眼報到聲出現在鴉守附近,時雨鐮歪頭注意到長官好像如傳言般的夜晚中幾乎是盲的,像現在他就似乎抓不住他們間的距離。思考了一下舉手招來一直守在附近屋頂上的黑色六尾妖狐,青聲拜託燃起狐火。瞬間,紅色的狐火就在兩人中間擺盪。

  「--在那裡是嗎。夜安,時雨君。」勉強能看見到黑暗中冒出的光源,鴉守往那個方向招呼道。「那麼,勞煩帶路了。」

  「好的,這邊請。」時雨鐮點頭,輕聲對黑狐妖囑咐讓他引著狐火在前方探路。

  於是鴉守順著對方的意思,跟在後頭。「真是不好意思勞煩了……」語氣聽起來有些歉意。「在下患有夜盲症一事許多同僚都知情,但不知為何卻仍經常收到夜巡的任務指令。」思考著一直不明究理的事。

  「呃……前輩有跟上面反應……嗎?」時雨有些遲疑的開口,不過以他們從軍而言上面再怎麼不合理也必須接受。

  向上層反應嗎?鴉守微微沉思後回答:「--在下會盡量完成。」沒有正面回覆。「這麼說來,對於這事件,時雨君有何看法?」稍微轉移話題。

  「嗚……」對方又是略帶遲疑的沉吟。「怪異……嗎?前輩認為呢?」

  「各種都有可能,若是邪惡怪異的話就將之擊退或剷除,大概就這樣。」平淡地說,接著望向一片模糊的前方:「是不是大概快到了?」

  「嗯……」左右張望,夜視力屬於普通人等級的時雨看向身旁的狐妖,點頭。「是,前方轉彎就到了。」

  「嗯。」點頭,總之鴉守也只能讓對方繼續帶路;雖然釋放靈力的話能稍微加強點視力,但若要一直維持的話會太費力。兩人經過夜晚的校門口、上樓梯,接著踏上了木板的走道,發出了明顯的步伐聲。

  一段時間過去,到達了樓層尾端的倉庫前--如傳聞中一般的怪聲傳起了。
  「……前輩……」他也聽到了,那前輩應該也有聽見這種怪聲。那現在該怎麼辦呢……

  「鎮定,邊準備武器邊去探查狀況吧。」將手搭上腰間刀鞘,鴉守沉著地說道。

  「是。」時雨令跟在旁邊的狐妖驅使狐火往前探照,某個聲音是越來越響亮。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掙扎似的。

  那個詭異的聲音又發出了幾次--似乎像是動物的叫聲。「好像是動物,再稍微靠近點看看如何?」黑暗中有種令鴉守感到熟悉的氣息,不過現階段還不能斷定什麼。

  「是。煉獄。」時雨指使狐妖讓狐火往前探,前方的東西便越來越清晰。自己也緊握腰間掛著的刀柄,坐好隨時可以拔刀準備的緩慢接近,那個散落在牆角的碎木片堆。「……」他思考了一下改用鞋輕踢,露出底下的東西。「……前輩,是隻……烏鴉。」稍後,在時雨鐮懷中多了團小毛球在瑟縮。

  時雨似乎懷抱著某物轉身過來「嘎。」鴉守勉強只能看出輪廓,但發現到確實是同類(?),他眼睛都亮了起來。「時雨,牠那樣似乎不太舒服,能先交給在下嗎?」聽出叫聲中的情緒後,鴉守帶點私心地問道。「鳥類的應對,在下略有心得。」

  「是!好……」看見前輩那活起來的眼神,時雨鐮也只能聽令將鳥交給人。

  於是鴉守接下烏鴉,換了另外的姿勢將牠抱得稍微更穩點。「怎麼了?為什麼在這種地方?」「受傷了?很飢餓?所以才暫時藏身著嗎……」鴉守很自然地一如往常和鳥類對話著,很快就明白了事情真相。「原來如此--時雨,看來那些傳聞都是這烏鴉造成的。就這樣繼續讓牠待在這裡也不妥,在下決定先將牠帶回去,待會還要再勞煩帶路了。」接著回想起宿舍的規定,又補上一句:「短時間內、而且牠康復了便會自己離開,這樣應該不會造成太大的問題。」

  「好.....回去報告了嗎?」「嗯,辛苦了。」於是兩人一烏鴉,就此離去。
  (完)

评论
返回顶部
©[妖夜綺談]企劃用-周防院鴉守 專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