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綺談]企劃用-周防院鴉守 專頁

這裡是葦井希的企劃用Lofter頁面。
「妖夜綺談」企劃的圖文創作放置處(文章為主)。
第一期使用角色為「厄除-周防院鴉守」。已搭CP,含有一般向戀愛表現。
*烏鴉圖像為素材,非原創。
主噗(即時創作更新及雜談)→https://www.plurk.com/ashii613117

—— [劇情/主線]囚籠之鴉-01「隔絕」(TAG 怪異/夏崎璃咲)

※前提※
「囚籠之鴉」是主線劇情主題之一,全部預定有以下主題:
囚籠之鴉-時間點:鴉守小時候~下山前
傀儡之鴉-時間點:鴉守下山~現在22歲少尉之前
躊躇之鴉-時間點:現在~未來(未知數)
走向為嚴肅正經向,略有虐,請多加注意。
關於鴉守的家族設定可參照:成為厄除的原因調查&背景設定概述
             牽關係用解說+正式表單

牽關係的舊識同類:怪異/夏崎璃咲
角色設定
噗浪 
Google文件版本
-------------------------

囚籠之鴉-01「隔絕」

  擁有與生俱來的黑羽翼的他,以「憑依者」身分降生在周防院家。從那一刻起,他被賜予的名字便從「真守(Mamoru)」轉為憑依者的鴉之名——「鴉守(Karasu)」。即使血緣上是家主的長子,但自從成了非人的憑依者,雙親及家族成員即不將他視為自家的孩子(人類)。憑依者是受到崇敬、畏懼的崇高存在。憑依者自出生便被決定一切,終其一生都將為周防院家效命;生存價值和目的,僅在於此。囚籠之鴉無法飛翔,見不到未來。
  「鴉,你從明天起給我到山上去住。」幼年期,因為父親的這樣一句話,使得他多年都在故鄉附近某座山上生活著。說好聽是為了鍛鍊他、讓他學會控制自身力量,然而實際上卻是「隔絕」的行為。不過即使明白,當時尚年幼的他無力反抗,只是接受了不合理的要求,堅強地撐過來。

16~12年前 鴉守6~10歲
  沙、沙、沙。小小的腳套著編得不緊實的草鞋,走在佈滿落葉的林間野道上。腳下踩過了粗樹葉、軟樹葉、硬樹葉、樹枝、小碎石、尖銳的硬礦石、沙地,並且小心地避開綻放著的小野花。從有許多破洞的草鞋縫隙間可見的腳底板滿是各種大大小小傷痕或是髒污,不過他不在意,或者說是已經習慣了。這天也是一如往常地在森林各處採集食用的菜葉和果實,並且裝進攜帶著的、體積不大的竹簍裡。
  每天他都是重複著如此的生活方式,雖然較為不便,但是也有些樂趣。將裝滿的竹簍蓋上後他仰望空中,藍天、微風吹拂,時間仍是上午。看來今天比預期更早完成,這樣中午和不便外出行動的夜間便能省下多餘力氣,感到愉快而不禁哼起了小調:「籠中鳥 籠中鳥 何時才能飛出籠?……」才剛唱了第一句卻想不起接下來的歌詞,於是帶著些許無奈地中斷了哼唱。既然目的達成了,那麼就趕緊收拾回棲息著的小屋去吧;正這麼想著時,頭頂上傳來了聲音——

  「孩子,怎麼不唱下去呢?」女孩站在樹枝上,身上穿著一身白,但是衣服上面卻有許多髒污,看起來像是在這跌倒過。她想了想展開翅膀,原本的一頭黑髮跟著展開翅膀而微微的泛出紅光,而瞳孔也跟著黑轉紅。
  聞言鴉守馬上轉頭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正上方的樹枝頭上站著一位女性怪異。見那背上的黑翼和紅色瞳孔,他察覺到對方似乎是和自己相同的鴉天狗。「……唔,因為我就只會唱第一句嘛。」尚年幼的他,以帶點不滿的童音回答道。
  「是嗎?」她想了想,隨後快速的飛下來停在鴉守面前,腳一碰觸到地面,翅膀便緩緩的收起來。
  「還是……我教你?」女孩伸出來手,眼睛向鴉守的方向直視。
  「父親大人說不行跟陌生人走。」雖然剛才就已經不小心回答對方的話了,他還是正經地說道。一黑一紅的稚氣雙眼中,有著堅強的意志及精神力。
  「呃……那我們交換名字吧?那就是朋友了,我是璃咲,你呢?」璃咲露出燦爛的笑容。
  那聲音、外貌以及名諱全部都在幼年記憶中變得模糊不清了。
  「嗯!不是陌生人的話就可以了!姊姊好,我叫做鴉守(讀音同「烏鴉」)喔,周防院鴉守。姊姊請多指教!」他以現今已經忘卻的天真笑臉面向比自己年長些的鴉天狗女孩,毫無警戒心。
  「欸?烏鴉?」璃咲愣了愣。「嗯~不會啦,那以後我都叫你小鴉好不好?比較好記,你也可以叫我咲。」璃咲開心的直接握住鴉守的手。
  「不是,是烏鴉的鴉、還有守護的守,鴉守!——不過,姊姊妳的話可以那樣叫喔!」邊反駁邊回握,他的小手意外地粗糙。
  「你的手……怎麼了?」璃咲微微皺眉,視線往下看著鴉守的手。「啊!不然你有空的話就過來我這邊好了,我幫你看你的手……」那是一雙不該是這年紀孩子擁有的手……「對了,你住這附近嗎?」「嗯?因為每天都要在這森林裡自己到處找食物,常常受傷呢——不用啦,我都習慣了,而已經不會很痛了喔!」笑著說,接著以短小的手指朝著前面遠方。「對啊,我就住在那邊過去的小山坡的房子那裡。」
  璃咲順著手看過去,果然在遠處有間小房子。「那以後有空我就去找你玩好不好?我家離那裡很近。」「好啊~我都自己一個人,如果姊姊可以常常過來玩的話感覺會很開心!」突然像是想到其他事情,稍微收起了笑容:「可是……食物可能會不夠吃呢……」望向自己暫時放置在地上的小竹簍。「光是要收集好這些就好累了,怎麼辦呢?」
  「沒關係啊?我可以帶我這邊的給你,你不用擔心~」璃咲笑了笑揉揉鴉守的頭髮。
  「那就沒問題了!」於是他開心笑了,那表情無比純真、無邪。

  那鴉天狗女孩,於是成了鴉守那段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期間內唯一的怪異同類朋友。一同打獵、一同採集食材、一同閒聊度過用餐時間、一同遊玩、讓對方教導歌謠等等;他認為,比起待在令人緊張的周防院家,這樣的日子顯得更為輕鬆愉快,而且「自由」
  ——在那時,他確實曾經以為得到了自由,但是囚籠之鴉仍然無法離開籠中。在那之後他受到長輩催促、受到長輩嚴懲、也被剝奪了和朋友共處的時間、強迫忘掉關於對方的事;自從被知曉結識對方一事後沒經過很多年他便下山,再也沒有見過那位鴉天狗女孩。即使往後再前往那座山,卻也從未再次見到;名為「同類朋友」的存在,就這樣隨著失去的表情,被隔絕在日漸模糊的記憶之中。
  
  囚籠之鴉被一切隔絕,就連令心中溫馨懷念的回憶,也一併隔絕。
  (待續)
-------------------------

【一點點解說】
.「鴉守」這個名字的發音Karasu和周防院家歷代憑依者讀音相同,所以基本上沒有意義;只是從父母在他出生前取的名字「真守」轉變的漢字。
.名字成為憑依者之名=不再是自己的孩子,所以他父母親從來沒真正把他當作兒子看待。叫名字時雖然發音相同但是真正呼叫的是「憑依者的名字」,所以用「鴉」表示。
.然後關於那位鴉守幾乎都忘掉一大堆的同類,只知道是女性的鴉天狗,他其實一直私下找尋著,如果遇到同類的話就想打聽。

评论
返回顶部
©[妖夜綺談]企劃用-周防院鴉守 專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