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綺談]企劃用-周防院鴉守 專頁

這裡是葦井希的企劃用Lofter頁面。
「妖夜綺談」企劃的圖文創作放置處(文章為主)。
第一期使用角色為「厄除-周防院鴉守」。已搭CP,含有一般向戀愛表現。
*烏鴉圖像為素材,非原創。
主噗(即時創作更新及雜談)→https://www.plurk.com/ashii613117

—— [劇情記錄]改變的軌跡

前提:因緣際會之下,鴉守與漸漸熟識的一名女同僚有栖川霰在經過許多互動後成了戀人關係。先向期待內建CP的觀眾們道個歉,自耕力不足(艸
以下記錄以鴉守視點簡述+標題(可直連)格式表現。

【在相遇之前】主線
怪異-羽尾柳(吟柳)-妖狐 角色設定
異聞04初次見面-高大、似乎將相較之下略矮的自己視為孩童,不過之後知道了似乎是個不難相處的人。
桌上遊戲&對家族的看法

——渴望的事物什麼也得不到。即使令自己痛苦和冀望的那人從來不曾回應渴求,但是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其他選擇了;那時候只是這樣想。

室友-烏羽楝-准尉 人設&劇情記錄
有著類似家族背景卻觀念完全不同、曾因此起衝突的室友。平時算是相安無事,偶爾會為對方那有些戲謔性的言行而感到困惑,不過仍然為那些使內心產生激盪的話語而感激;也想協助對方,但是看來目前的自己仍然心有餘而力不足。
主線
衝突的信念
——要是失去與家族的聯繫的話,就一無所有了。正因如此,即使痛苦,自己仍是不願放棄。當時還不敢奢望自己能夠對抗家族、脫離家族。
相似與背道而馳
實在沒辦法立刻理出頭緒,並不是不能理解對方話中意義,但是覺得那些事對自己來說都顯得遙遠,從未試過、從未想過、也不敢奢求。

怪異-魈-天狗 鬼塚曌(霰的室友)家角色 綜合人設集中 角色互動記錄綜合
一次巡邏時偶遇、態度輕挑的同類,令自己感到一股嫌惡感。
意外敵不過的惡妖 
必須加以殲滅卻反而被打傷,使自己感覺受到了恥辱。

怪異-渡部早苗-樹精
認識不久的友人,相當平靜且有著大度量(目前看來)的性格,經常在飲食。
日常 
初見的酒興遊戲
 惡的標準 
主線 
受委屈而錯認

共同-
【初遇】
令人汗顏的偶遇(內附其他兩方視點)
最初只認為是個感覺有些笨拙的新人。就厄除來說那是個可能使自身陷入危險的狀況,況且對武器也不熟悉,感覺尚須磨鍊。
鴉守-
驅逐跟蹤狂的方法1 驅逐跟蹤狂的方法2(完)
相當意外地連接起的緣分。能接受自己另一面向的人並不多,而且還接受了無償且熱心的協助——不過和異性還是少點接觸較妥當,當時還這麼想著。
霰-
驅除跟蹤狂的方法-續
(內心戲)
因那沒意料到的、尚未熟識的那位長官的另外姿態,以及對方震撼性的言行而上升的心跳;究竟是為「誰」?仍未能釐清。

【關係開始稍微拉近】
酒約,真面目相待
鮮少被異性直呼名字、並且因那些真誠話語而感到些許動搖。不知是曾聽誰說過「異性間不會有單純的友誼」——即使當時自己並未多想,但或許從那時起就成了特殊看待的對象也說不定;對於那位大方直爽、足以眩目的率直及令人想出手相助的粗線條,卻也相當可愛的女子。
【開始動搖的心】
成為了特別的存在
對於呼喚了『自己』的這名女性——他認為十分特別;甚至起了錯覺認為對方也將他視為特別的友人。心中的這些想法令他感到困惑,不過隨即將其揮去。
【促成關係】
被碰觸到的心,嘗試做出的選擇
不知不覺,已在她面前顯露了各種姿態——包括極少讓人見到的「真正的自己」。很多事都仍不明白、就連使自己心動的緣由也是;但是,若這是能試著掌握的機會的話,不管最後結果會如何,還是想試試看。
【締結關係後初次受邀進家】
初次造訪,獲得的暖意
兩人一同摸索著、摸索著。空盪的家中,似乎得到了淡淡的暖流。

處罰晨跑的巧遇&【結識了共同的友人】
善意協助,不再感寒冷的身心(&渡部早苗)
自己並不習慣多去干涉他人閒事,然而見到她卻總不禁產生想給予照顧的心情,似乎有某些事正漸漸轉變。
善意協助-續(渡部早苗視點)
主動交代自己不想被深入理解的私事並不容易——但果然還是想要相信、想被理解,想得到名為「同伴」的羈絆。

【三人酒宴】閒適時光(霰、早苗)
初次見到身為戀人的女子毫無防備的模樣、又或者是酒興,自己的矜持似乎差一點便會垮下;同時,憐愛的心情也隨之增長了。

【與共同認識的人們的初識與交集】
厄除-山上貙柩-大尉 人物設定匯集
上司,與烏羽、染井、中川等人是熟識。醫官,雖然治療方式有些粗暴但平時為人穩重,使自己相當景仰。家族問題似乎有些複雜,與多年老友堂本艾仁穩定交往著。
主線
被戳刺的身心舊傷 只要是自己做得到的事就必須自行解決。即使遇上困難,向他人尋求支援是不得已的手段——即使感到孤單無援,仍然這麼想著。

厄除-染井咲-兵長 人設&劇情記錄
室友烏羽楝的直屬部下,認真且盡責的女性,兩人已是多年熟識,有著些許複雜糾葛。不過經過互相坦白後,成了交往關係。
主線
偶然交會的閒談 一段時期,染井與烏羽互相避開時的偶遇。意外地,一些性質與鴉守相似。

厄除-中川豐-一等兵 文字人設
與山上熟識的同僚,認真正經但偶爾有些似乎衝動。不常交集,在某次共同巡邏時協助了一些心理問題
力量的沉重 擁有足以毀滅人或怪異的力量並不全是惡事,端看自己是如何、為何而使用。

【嚴肅向主線】(連續&延伸)
鴉守-徬徨的籠中鳥(霰、烏羽、山上)
大概是這段日子太過安逸了,所以才會受罰——毫不留情地迫使自己的不堪暴露出來。那個身影至今仍在背後壓迫,不願給予自己鬆懈的時刻。

探望
其一、終究無法隱瞞
(霰、烏羽、山上、染井)
紙終究包不住火。兩人之間,開始產生了微小裂縫。
延伸-烏羽主線相關-心中的厄(山上、染井)
傷了室友、傷了他自身、受到暴力治療,因此便能夠向前邁進。

其二、來自家族的存在
(霰、彩音初見面)
[霰]因緣際會。為了重要之人,無論哪方都是相同的心情,結果卻不同。
延伸-早苗-不謹慎的偶然意外(早苗視點)
[霰]在不熟的家中清醒了才察覺狀況的嚴重疏忽程度,所幸什麼壞事都沒發生。

主線-
其三、解開心結(烏羽)
——並不是不想反抗。但只要一想起過去的狀況便會聯想到如今可能會遭受程度更加劇的暴行,名為『恐懼』的枷鎖便會立刻束縛住自己的全身。那種事,目前還難以做到。

其四、平和中不經意造成的裂痕
(霰、中川豐、山上)
前輩的溫柔使自己無法再維持僵硬矜持,因此,對於不經意的話語竟對戀人造成了傷害的這件事——那時也毫不知情,完全沒意料到。
交會主線-
【堅定下來的關係】兩人的啟程
終於能碰觸的、關於戀人的狀況,使自己受到很大的震撼。但是,也因此下定決心會好好守住那雙意外脆弱的手;只要一起面對,即使前方等待著的是黑暗——也不會害怕了。

主線
山上-開導與經驗分享
究竟自己能夠選擇嗎?這樣的決定究竟是不是正確的,還不確定——只是想得到自由。

日常-
跟流浪貓在墨田川治療對方
(拉霸,些微性暗示注意)
遇上了只有外表純良可愛的(?) 貓精並給予治療,言談中兩人的距離又更加拉近了一點。
延伸-霰-跟厄除在醫館睡覺(染井、拉霸)
偶遇之前有一面之緣的女同僚,兩人言談之下,建立起女子間嶄新的友誼。

日常-
共同前往山上打獵、和閒談(些微性暗示注意)
失策。只有這兩字可形容。仔細想想,簡直就像是青春期——真是遲來的青春期啊。
延伸-霰-續-山上打獵/與未知的存在相遇(鴉守的NPC屋久島日比野(幽靈))
副標題:鴉守廚X2對談(欸 那位青年不知道的、那位女子不知道的事。

主線
來自東北的喧噪(共4篇)-周防院墨湖&川元善則(NPC姊姊夫婦)、早苗、紫虛
其1 其2 其3 其4之1 其4之2(完結)

霰-異聞五
前置1(霰的NPC杉田良介)
前置2(杉田、霰的室友鬼塚瞾)
前置限定(鬼塚、山上、烏羽、染井) 正題 解答
番外篇
[霰]即便乏力,她卻盡力抱住那手,像是不願失去珍貴的事物,像個孩子般。

日常-
出院日常(R15,些微性暗示注意)
能被人需要、能為重要的人做些什麼,而並不只是無力。雖然也為失去沉穩和冷靜的自己感到羞愧。

【主線擦邊球】巧遇、再會、不同的家族(連續)
厄除-羽尾流-上等兵 人設
其1-午後巧遇與閒談 其2-家族、歧見與異同
即使並未有確實影響或協助,卻仍在心中產生激盪。

主線-
尚未擺脫束縛的心
[霰]直到現在她才曉得,戀人那簡直跟被凌虐沒什麼兩樣的過往,以及儘管只是微小而簡單的渴求,卻僅僅得到苛刻對待而傷痕累累的內心。


日常-
嘗試對朋友的關切(烏羽)
只是想知道室友的交友和感情狀況;要說的話實在對眼前人認識不深,像這樣試著探究對方私事——的狀況更是過去幾乎不曾有過。
延伸-前提 前往長官家作客(烏羽、山上)

主線終幕鋪陳-
烏鴉夜談(烏羽)
自己或許是,想得到協助。經過與室友間關係微妙的轉變後,或許有些事改變了也說不定。

日常-
與朋友應有的相處方式(愚人節,烏羽)
和那人老是針鋒相對也不是辦法,應該有更和平的交流方式。

帶有暖意的愚人節
原來人與人相處之間能產生溫暖、與人擁抱究竟是怎麼樣的——這些事,近期才漸漸能理解。

厄除-清野實間-軍曹 不習慣的善待 人設
尚未熟悉的善意以及欽羨的親子,使內心相當動搖。

主線-
過往學伴的死因疑雲、無法擺脫的人偶 (延續異聞2-1) (霰、屋久島日比野(NPC))
曾經是特別的學伴的那人,死亡的情況似乎並不如過往所知的單純。莫名的不安驅使,於是自己決定試著調查。而另一方面,被無法想起模樣的同僚硬是塞給自己的人偶,那上頭的紙條內容像是刺中了些什麼——
「遭受過的傷,不可逃避。毀壞的記憶,不可忘卻。
滿身補釘的人偶,無力求援。滿身汙穢的人偶,無法洗白。
交回原處之前,無法擺脫。如同你的過往。」

日常-
試著自行拜訪(清野實間、清野虛時(實間的父親))
得到慈父和兄長之類的,這些事他從來沒想過、也認為是無法去想的奢望。即使如此,仍然感受到了許久都快忘記的——身為人類般的心情。

為了使之前進(中川劇情相關)
新的友誼,不論是自己或是眼前的朋友,都將不再停滯不前。

主線-
異聞2-2 宅邸的暗影
[鴉守]過往的傷難以痊癒,無論身或心。
延伸-療傷及休息,為了回復心力 (實間)
痛楚減緩後,好像心中的陰霾也散去了不少——至少,希望是這樣。

續-異聞2-2(獎賞:黑-詭異塗鴉繪本)
『塗鴉本』
重新面對久遠的過去。希望自己有稍微改變了點,他只能這麼想著。

酒後吐真言(清野實間、清野虛時)

異聞2-3 決斷,需要及不需要之物
需要的東西,並非物質;而自己已經得到了、已經可以捨棄不需要之物了。

異聞2-4 與過往之人的片段記憶
模糊不清的記憶,以及逐漸接近的真相。

-----------------
與有栖川霰結束關係後

主線-
自己還沒有結束
有些事物或許失去了,但正因如此才更需要盡快把纏在自己身上的東西解決乾淨;心無罣礙之時,或許還能夠試著重新來過。

異聞2-5前置「疑點」(渡部早苗)
漸漸通往真相的道路雖然崎嶇,但有朋友相助便會安心一點。

「信念」
調查這些事,最後自己想得到的是什麼回答?那個回答,會不會改變『現在的自己』?
但這些事光想也沒有用,於是一次又一次地在冒出那想法後將之拋到一邊。

评论
返回顶部
©[妖夜綺談]企劃用-周防院鴉守 專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