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綺談]企劃用-周防院鴉守 專頁

這裡是葦井希的企劃用Lofter頁面。
「妖夜綺談」企劃的圖文創作放置處(文章為主)。
第一期使用角色為「厄除-周防院鴉守」。已搭CP,含有一般向戀愛表現。
*烏鴉圖像為素材,非原創。
主噗(即時創作更新及雜談)→https://www.plurk.com/ashii613117

—— [劇情/主線]囚籠之鴉03 -「牢籠」

※前提※
「囚籠之鴉」是主線劇情主題之一,全部預定有以下主題:
囚籠之鴉-時間點:鴉守小時候~下山前
魁儡之鴉-時間點:鴉守下山~現在22歲少尉之前
躊躇之鴉-時間點:現在~未來(未知數)
走向為嚴肅正經向,略有虐,請多加注意。
關於鴉守的家族設定可參照:成為厄除的原因調查&背景設定概述
             牽關係用解說+正式表單
Google文件版本
-------------------------
「囚籠之鴉」03-牢籠

12年前 鴉守10歲

  一片黑暗中侵蝕全身的孤獨。寒冷得連心都彷彿凍結的痛楚。失去意識、甦醒、再度失去意識的反覆過程。還有,伸向自己的那隻大手。那或許是鴉守至今為止最難受的時期也說不定——然而,扭曲的溫暖卻也深深刻在那心中。 

  持續多年總算習慣的山林生活,因為自己違反規矩、結交了其他朋友,而提早以不理想的方式結束了。父親相當憤怒,將他帶往位於更深處的幽閉室囚禁。接著,是接連著的各種懲罰。被粗實的麻繩反手綑綁於角落柱子,束縛著以致無法逃脫。
  藤鞭一道一道揮下,在四肢留下深色的烙印並且出血。不間斷的言語斥責,踐踏著幼小的心靈,卻也不允許閉上眼或耳。白日維持被緊縛著的狀態放置在室外,晚上則是帶回室內並消除一切照明。黑暗令人恐懼。黑暗令人絕望。黑暗令人不安。黑暗——難以成眠。久日尚未飲食的乾扁胃袋使自己視線模糊,卻又會一再被叫醒。僅只是那個巨大身影映入視線範圍內,身體便會下意識地顫抖起來。無法反抗——無力反抗。

  某一天,那樣有如地獄般承受著苦刑的日子迎向了完結。昏昏沉沉的腦袋沒有印象是何時回到有著溫暖的大宅內,什麼也搞不明白。朦朧意識中彷彿見到高大的某人為自己披上了毛毯,並且給予熱湯和久違的食物。那隻手撫摸了自己失溫的臉頰,他馬上就認出手的主人。簡直無法相信,甚至以為是夢境。
  『對我發誓。我要你發誓,服從我命令——如此一來,我才可能將你看做真守<兒子>。這些待遇,才能比起罰責更加有實行的價值。』
  愣愣的腦袋還未能立即明白,沒能拒絕。只是,想得到多一點溫情。
  『你是周防院家飼養的鳥,是受我操縱的人偶,除此之外什麼都不是。』連人類都算不上。但是如果能夠有成為人類的機會的話……鴉守將瘦弱嶙峋的小手伸向了眼前的「光」。即使是黑光也無所謂。『是。鴉守是周防院家飼養的鳥,也是父親大人的人偶。』

  『一切謹遵吩咐。』只是,不想再受到懲罰。即使會墜入深淵,也無所謂。當時的他如此想著,因此受到了名為『父親』的詛咒纏身。

  [完]
---------------------------

[註解]
  因為被發現違反規距結交新朋友,所以被關禁閉&處罰的回憶。大致上就是不斷重覆著難以承受的痛苦、好幾次昏過去又醒來,還有對黑暗感到困難和對父親感到恐懼的開始。
  然而,某天不知從何時起察覺自己被帶回了有溫暖的室內接受照顧,因營養失調而意識模糊的鴉守感到難以置信。那時,父親說了,只要發誓願意遵從吩咐並不再反抗,就可能給他如此「像兒子看待」的待遇。要鴉守承認自己是家族所有物、他的人偶。
  當下仍無法考慮太多的小孩,只是單純地希望能不再受罰&被愛,於是答應了那要求--即使是黑光也接受,就此得到了名為「父親」的詛咒。

[補充]
  鴉守小時候比現在更怕黑,覺得黑暗中存在各種隱藏的威脅,甚至要有人陪才能在黑暗中安心入眠;現在已經沒這問題了。
  其實曾經想把玄生爸爸設定成只是不擅長表達溫柔照顧的爸爸,但覺得那樣就會變成一般的家庭溫馨劇了,結果就變得越來越扭曲。

评论
返回顶部
©[妖夜綺談]企劃用-周防院鴉守 專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