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綺談]企劃用-周防院鴉守 專頁

這裡是葦井希的企劃用Lofter頁面。
「妖夜綺談」企劃的圖文創作放置處(文章為主)。
第一期使用角色為「厄除-周防院鴉守」。已搭CP,含有一般向戀愛表現。
*烏鴉圖像為素材,非原創。
主噗(即時創作更新及雜談)→https://www.plurk.com/ashii613117

—— [劇情/主線]傀儡之鴉-01「彷如人偶」

※前提※
「傀儡之鴉」是主線劇情主題之一,全部預定有以下主題:
囚籠之鴉-時間點:鴉守小時候~下山前
傀儡之鴉-時間點:鴉守下山~現在22歲少尉之前
躊躇之鴉-時間點:現在~未來(未知數)
走向為嚴肅正經向,略有虐,請多加注意。
關於鴉守的家族設定可參照:成為厄除的原因調查&背景設定概述
             牽關係用解說+正式表單 
Google文件版本 

※若干性暗示&BL(未滿)表現
-------------------------
[傀儡之鴉]01-彷如人偶

9年前 鴉守13歲
  那是剛離開那個腐敗家族腹地,來到帝都求學的初期。
  「你倒是反抗啊!倒是說討厭遇到這種對待啊!」比自己高大強壯的上級生之一,用力地扣住自己的手。「不要都不說話,不要用那空洞的眼神看著我!」「欸,這傢伙雖然長得像娘們,下面該有的還是有嘛~」有著尖細刺耳聲音的上級生之二,以粗俗下流的目光望向自己褲襠、以粗俗下流的手拉開褲頭。「乾脆切掉算了?反正這傢伙不是人類,很容易就能復原的吧?或者就那樣變成娘們不也很適合嗎——或者把他衣服剝光吧?明明是隻鳥怪還裝成人類。」上級生之三,以毫不正經的聲音說著不入流的話語,露出令人嫌惡的訕笑。

  「「「——總是像個人偶一樣,真無趣。」」」消磨時間的最後,三人逕自下了決定,就那樣離去了。像塊破布般被留在原地的鴉守只是面無表情地整理服裝儀容,彷彿剛才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就連路過的目擊者們也撇開視線不與其對視——只有見證了許多次的那個人,前去關切狀況。

  「這種事是第幾次發生了?」「1、2、3、4、5……」「——別數了。」面向著鴉守的,是極少數能以平常態度對待他的人。「為什麼不反抗?」對面側的人面露怒意。「為什麼你總是任那些混帳那樣對待你?」
  如人偶般端正、面無表情的臉孔,只是維持沉默。
  「你真的甘願被當作人偶嗎?」「在下確實是人偶。」總算回覆的話語十分冷硬,毫無情感起伏。
  「為什麼你就不能把自己當作人類?」那人惱怒了。「在下不是人類。」「但是你有著人類外型不是嗎!」那人大吼。「拜託你,重視自己一點!」那人傷腦筋似地扶住額頭。
  「……為什麼?」「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會這麼想。」「還說為什麼——」「為什麼,你和那些人不一樣。」無機質的話語。
  「那還用說,因為我……!對我而言你是——」那人,欲言又止。那人,伸出了手卻又縮回,差一點就能握住鴉守。「你很重要啊……」
  「什麼意思?」「你……算了!」那人,憤怒地轉過身。鴉守不明白。什麼都不明白,無法理解。乾涸的內心,什麼事都進不了。 
  「跟我一起走吧,鴉守。」那人的眼神相當清澈,和自己完全不同。「我在叫你!鴉守!回答我!」自己只是點頭表示聽見,並未給予話語。
  「跟我走,快點,你不能再留在這種地方了。」手伸了過來,自己沒有握住。
  「你還在猶豫什麼?這種鬼地方,根本不能繼續待,也不值得留戀!」無法理解那人的意圖所在。對於這樣的自己,居然會覺得重要。
  「跟我走,拜託了——我不想繼續看到這樣的你、卻幫不上忙……」「那麼,不要看就好了。」「你在說什麼——」沒有握住那隻手。「為什麼,鴉守……」因為無法理解,自己逃開了。那也成了,最後一面。

  「聽說XXX成了厄除。」聽到了特殊的詞彙,於是面向談話聲來源。
  「咦,他不是沒有任何能力嗎,而且就連戰鬥能力也沒有……」「——是啊。他還說,是帶著喪命的覺悟過去。」「真可惜……」
  不想繼續聽無謂的傳言,鴉守轉身離去。「喂,周防院,等等!」卻突然被叫住,眼前沒交談過幾次的學伴遞來了一個信封。「這是XXX說要給你的。」不想接收,但也沒有拒絕的理由,於是收下了。

  【我會在機關等你。即使那時我大概早已不在人世了,還是希望你能來。希望到這裡之後,你能成為「人類」。因為你是我重要的——】
  沒有看完,就扔進壁爐裡燒掉了。內心不能再受動搖。不想承認——反正,本來就打算進入那機關。並不是為了那人。而且,已經再也見不到面了。鴉守不想承認那人是自己唯一的朋友。即使多年後回想起,也徒留懊悔而已。
  [完]
------------------------
[註解]
  剛離開故鄉前往帝都求學(男校)不久的鴉守。那時,仍未脫離「人偶」的自我認知,徹底放棄了自我,經常受到上級生的霸凌但也從來不反抗,路過的目擊者紛紛當做沒看見以避免被捲入其中糾葛——除了一個老是多管閒事的人以外。關於那個人鴉守記不太清楚,只知道那人與其他人都不相同,雖然因為身體不佳而無法制止,卻總是為鴉守提供無償的照顧和療傷,之後會隨身攜帶各種應急用品也是這時養成的習慣。那人總是責怪著不反抗和反應的鴉守。當時的他,無法理解為何對方會如此關心身為人偶的自己。那已乾涸的內心容不下太細膩的想法,也封閉了自我情感。
  那人經常欲言又止,還對鴉守說出邀約一起離開的發言,鴉守拒絕了向自己伸出的手。之後聽說那人進入了十紋機關,鴉守為那些「和自己再也沒有關係」的傳言而感到煩躁了起來,卻收到了被轉告的信封。拆開信閱讀後,鴉守隱約理解了對方的意思,卻自那心意中逃避,還沒讀完就把信燒了;也注意到自己開始有了其他情緒產生。
  那人根本不具備戰鬥所需的體能,也沒有任何特殊力量,並且還是帶著喪命的覺悟,因此鴉守也當做對方已不在人世。他直到最後都拒絕了那人,更不承認對方是那時期唯一能稱得上「朋友」的對象。努力地將那身影從自己腦中驅散……卻在多年後,已不再是人偶時想起那些往事。
  除了懊悔以外什麼也無法挽回。若是有試著握住那隻手的話,或許——但他還是搖頭甩開。畢竟,那不過是那時辜負了他人的「其中之一」而已。

  那時的鴉守比現在更無可救藥但也不是完全察覺不到他人的心情,僅只是拒絕接受。這也暗示了對同性戀愛取向的否定態度,但仍感到一絲後悔。也就是說鴉守的青春歲月讓一些人(私底下)心碎了這樣。就某個角度來說相當罪惡(?
  這位NPC姓名設定是「屋久島日比野」(後面是名字),不過因為鴉守努力想忘記所以本文裡完全沒寫出來。再補充一下,鴉守會扶額、托腮等等想事情時的習慣,其實是學那位屋久島君的。
  還有,不知道有沒有人看出來,鴉守其實身心都不容易適應環境變化。基本上每到新狀況都還是留著一些以前的習慣。所以即使之後轉職不再當厄除,大概也還是有點軍人的制式感吧。
  其實鴉守漸漸想開也是自然的發展,畢竟遇過那麼多種人,多少都還是會被影響呢。是說如果屋久島是女生的話或許就會成為初戀也說不定(?
  鴉守當年對屋久島的心情是「要是接受了,感覺自己就會失去控制」。(指可能會心動、而且將再也不是人偶,這樣的事令那時的鴉守感到恐懼)
  結果註解比本文還多(爆

评论
返回顶部
©[妖夜綺談]企劃用-周防院鴉守 專頁 | Powered by LOFTER